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林居士的博客

——哲学是我的情人!Philosophy is my lover.

 
 
 

日志

 
 
关于我

到山水之间去叩寻生命的意义

网易考拉推荐

序·眼睛与心灵一起飞扬  

2008-01-03 11:44: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集《震撼心灵》原本是请我国著名诗人王怀让成序的,无奈正值先生出国访问,而诗集又付印在即,剑潭就把这书的清样送到我的案头。剑潭是个做事、作文和做人都细致的青年作家,我就不能推托了,就放下手中的其他事情,接了这个写序的活儿。实在地说,写序是个出名的活,只是这番活计不容易得很。何况,《震撼心灵》收录的诗篇,全部来自于梦溪文学网,是从众多的诗人中优选出的少数诗人,是从少数诗人的众多作品中甄选出的精品。诗篇或写景、写人,或写情、写义,皆是诗人们志向、志气、志趣审美后的文字显现,而且俨然就是他(她)们的灵魂在我的视野中、在我的内心里飞扬的轨迹。这是我仔细地阅读了《震撼心灵》收录的九百五十篇诗作之后的真实感受,这也是为什么说“这番活计不容易得很”的缘由。

阅读,又读,再读。我在一夜间通读《震撼心灵》整整三遍,居然没有睡意,居然“神采奕奕”,以至于眼睛与心灵一起飞扬。因为每一个诗人都用诗话建构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冰泉的诗话丝丝入扣又饱含哲理:我是静坐在天边的一朵云/我离你那么近/你却总是说我距你很远;我想/你怎么逃  也逃不出我的视线/你说/我再怎么追  也跨不过你的心海……诗人对于生活的体验,对于文字的驾御能力,对于情感的理解和对事物的感知力,无不折射出一个时代诗人的沉稳、内敛和深沉的气息,同时又饱含激情与思考,力求揭示事物的本质以透视一种永恒的审美意象。

劳作的农夫,总想/土坷垃变成金/钓鱼的“公仆”,希望/上钩的“鱼儿”肥甸甸;农夫,土里劳,泥里作/“公仆”,坐轿车,赴酒宴……平凡的,总是让时间/创造伟大/伟大的,总是让永恒/谱写平凡……这是诗集中诗人剑潭《时代的回音阁》中的句子,还有诗人抽水寂寞《小情调5首》的诗句:……嫦娥的女儿长大了/绣球往下一扔/月亮/被我接住/小白兔/是唯一的嫁妆……,等等。这是非常了得的语言符号,老辣的语言,切肤的感觉,深邃的涵义。如果但就字面上讲,诗句似乎没有什么说出的道理,但每一个字节都让人感到有道理。其实,这正是诗人诗具体地讲述了人类情感对事物感知的隐秘。看上去,有些诗句直白、简约,仔细品味却非常具有哲理,具有思辨力。譬如诗人邓登封《心境》这首诗:舀一瓢清泉/化一段缘;泡一壶雅致/站高,远眺/收藏更浓的风景;借些闲情/和花卉谈心/还清岁月;无须烦恼/老火例汤也会涨潮/无戏/小憩一下/月亮一定更明。又譬如诗人江东的诗歌《寻找》:那一次 我转身/去寻找自己/而你仍在原地;这一回 我转世/来与你相遇/而你 却在哪里。再譬如诗人墨指含香的诗《茉莉花》:盈于琴韵/弹拨着难释的离骚/浸入茶香/细品着诗人的寂寞/轻着于月下/你是瑶池的仙子/一袭素衣/云袖娥娜。如此的诗句对人的震撼力是强大的。因为这不仅是一个社会人直面自然时的孤独和无助,还呈示出人处于被忽略的境地所感到的脆弱和无奈。为了我已认定的爱/我是如此祷告着;上帝啊/我是肯定自己的品行/我从来没有过撒旦的恶毒;冲一杯清茶/想象你酣睡的样子;即使阳光把河水变成空气/爱也会随着海风吹在你的枕边。这些是诗人石依的诗句,为了爱,为了曾经的恋人,不惜笔墨,一连写下十篇爱的《祈祷》,此情悠悠,此情切切,此情可鉴,如此诗句让人怎么能够忘记呢?

诗人宋宗祧、王茂、心如止水的诗歌的语言干净利落,节奏鲜明,几乎找不到一两句是可有可无的。他们的诗一般都不长,在10~20行之间属于短诗。如宋宗祧的《我爱生活》:我爱生活/生活之乐不在享受/而在忙乎  我爱登山/登山之乐不在绝顶/而在攀登  我爱读书/读书之乐不在富身/而在富心;又如王茂的《爱永远》:曾经/我和你/那段美丽的邂逅  只因花开花落/潮起潮落/雁来雁去/把我们分开……虽如落花一朵/我仍相思满地;再如心如止水的《寂寞》:寂寞时象黑夜/静静的/黑黑的/悄悄地降临/寂寞时象黄昏/凄凄的/凉凉的……寂寞的心已好无奈/孤独的心已好荒凉。这本诗集中,短诗的篇幅占到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可见当代诗人在诗的审美取向上,是追求简洁、明快的。诗的本质属性就是用尽可能少的语言来抒情达意,因此《震撼心灵》很好地佐证了诗歌这一本质属性。

《震撼心灵》是一部当代诗歌长卷,我以为在诗人的人类精神活动中,有些东西是不可能求来的,哪怕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技艺。在很多情况下,技艺的获得并非简单习练的结果,它应该是一种来自于人的后天与先天共同锻造的“诗商”。重要的是,当这种天然的洞察力与人性中最美好的品质结合起来,并因而生发出对事物的深邃体察时,就很可能转化为巨大的能量,并进而在创作的过程中产生关键性的力量,使诗人在谈论事物的性质、意义时,不需要那么拐弯抹角,把精力放在一词一句的表面效果的追求上,而是直接、干脆、简单、准确地呈现出来就行了。诗歌需要技艺,但诗歌的技艺永远不是单纯的对语言把握,在修辞的方式上做文章的技艺,而是支配理解力——语言与事物、人与自然关系的技艺。我从来不相信一个没有看到事物存在症候所在的人能够写出非凡的诗,它只能是在洞察到事物的真正内涵时,寻找言说的最佳途径的技艺。很显然,这一最佳途径理所当然地包含了真善美的全部审美内涵。对此,《震撼心灵》的诗人们都进行了认真践行。

当然,《震撼心灵》中的有些诗篇的不足还是显而易见的。个人情绪型的诗所占了较大的篇幅,个别诗人过多地关注自身,抒发个人内心的喜怒哀乐,这样可能容易桎梏自己的“诗(思)维”,而疏于塑造大家风范。因此,诗人应更多地剖析整个社会和民族的具象,培养自己昂扬向上的时代精神,以创作出更多更好、无愧于时代的优秀诗篇。

黑格尔说:“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 诗言情,诗言志。祝愿《震撼心灵》的文学魅力永驻!祝愿诗人的诗篇与心灵共飞扬。

 

                                                                                                                                 2007年8月·鑫苑居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